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

四季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天子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

  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撰长书以为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辨,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诋我夸际遇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予者哉?

赏析

  在这篇赠序里,作者叙述个人早年虚心求教和勤苦学习的经历,生动而具体地描述了自己借书求师之难,饥寒奔走之苦,并与太学生优越的条件加以对比,有力地说明学业能否有所成就,主要在于主观努力,不在天资的高下和条件的优劣,以勉励青年人珍惜良好的读书环境,专心治学。全文结构严谨,详略有致,用对比说理,在叙事中穿插细节描绘,读来生动感人。

  全文分三大段。

  第一段写自己青少年时代求学的情形,着意突出其“勤且艰”的好学精神。内中又分四个层次。第一层从借书之难写自己学习条件的艰苦。因家贫无书,只好借书、抄书,尽管天大寒,砚结冰,手指冻僵,也不敢稍有懈怠。第二层从求师之难,写虚心好学的必要。百里求师,恭谨小心。虽遇叱咄,终有所获。第三层从生活条件之难,写自己安于清贫,不慕富贵,因学有所得,故只觉其乐而不觉其苦,强调只要精神充实,生活条件的艰苦是微不足道的。第四层是这一段的总结。由于自己不怕各种艰难,勤苦学习,所以终于学有所成。虽然作者谦虚地说自己“未有所成”,但一代大儒的事实,是不待自言而人都明白的。最后“况才之过于余者乎”的反诘句承前启后,内容十分丰富。首先作者用反诘的语气强调了天分稍高的人若能像自己这样勤奋,必能取得越自己的卓绝成就。同时言外之意是说自己并不是天才,所以能取得现在的成绩,都是勤奋苦学的结果。推而言之,人若不是天资过分低下,学无所成,就只怪自己刻苦努力不够了。从下文知道,马生是一个勤奋好学的青年,他只要坚持下去,其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所以这一句话虽寥寥数字,但含义深厚,作用大,既照应了上文,又关联了下文,扣紧了赠序的主题,把自己对马生的劝诫、勉励和期望,诚恳而又不失含蓄地从容道出,表现出“雍容浑穆”的大家风度。

  第二段紧承第一段,写当代太学生学习条件的优越,与作者青年时代求学的艰难形成鲜明的对照,从反面强调了勤苦学习的必要性。“日有廪稍之供”云云是与上文生活条件之苦对比,“有司业、博士为之师”云云是与上文求师之难对比,“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云云,与上文借书之难对比。通过对比,人们很清楚地看出当今太学生在读书、求师、生活等几个方面,都比作者当年的求学条件优越得多,但却业有未精,德有未成。最后用一个选择句式又加一个反诘句式,强调指出:关键就在于这些太学生既不勤奋又不刻苦。这又是对上段第四层的照应。

  以上两段从正反两个方面强调了勤苦学习的重要性,虽未明言是对马生的劝励,而劝励之意自明。然而文章毕竟是为马生而作的,所以至第三段便明确地写到马生,点明写序的目的,这就是“道为学之难”,“勉乡人以学者”。因为劝励的内容在上两段中已经写足,所以这里便只讲些推奖褒美的话,但是殷切款诚之意,马生是不难心领神会的。

  宋濂为人宽厚诚谨,谦恭下人。此文也是一如其人,写得情辞婉转,平易亲切。其实按他的声望、地位,他完全可以摆出长者的架子,正面说理大发议论,把这个青年教训一通的。然而他却不这样做。他绝口不说你们青年应当怎样怎样,而只是说“我”曾经怎样怎样,自己放在与对方平等的地位上,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和切身的体会去和人谈心。不仅从道理上,而且从形象上、情感上去启发影响读者,使人感到在文章深处有一种崇高的人格感召力量,在阅读过程中,读者会在不知不觉中缩短了与作者思想上的距离,赞同他的意见,并乐于照着他的意见去做。写文章要能达到这一步,决非只是一个文章技巧问题,这是需要有深厚的思想修养作基础的。

  其次,作者在说理上,也不是凭空论道,而是善于让思想、道理从事实的叙述中自然地流露出来。而在事实的叙述中,又善于将概括的述说与典型的细节描绘有机地结合起来,这就使文章具体实在,仅在行文上简练生动,而且还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和感染力。例如在说到读书之难时,作者在概括地叙述了自己因家贫无书,不得不借书、抄书,计日以还的情形后说:“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通过这样一个典型的细节描写,就使人对作者当初读书的勤奋及学习条件的艰苦,有了一个生动形象的具体感受。理在事中,而事颇感人。这也是此文使人乐于赞同并接受作者意见的又一个内在的原因。

  而且,文章浑然天成,内在结构却十分严密而紧凑。本来文章所赠送的对象是一篇之主体。然而文章却偏把主体抛在一边,先从自己谈起,从容道来,由己及人,至最后才谈及赠送的对象。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匠心独运。在文章的深层结构中,主宾之间有一种紧密的内在联系,时时针对着主,处处照应到主,而却避免了一般赠序文章直露生硬的缺点,使文章委婉含蓄,意味深长。在写作中又成功地运用了对比映衬的手法,使左右有对比,前后有照应,文章于宽闲中显示严整,“鱼鱼雅雅,自中节度”。这一点给人的印象也是十分深刻的。

  本文在写法方面,下述三者都值得学习:

  一、紧扣中心,从不同角度加以阐述。本文的中心是个“学”字。作者记自己幼时如何“嗜学”,成年以后如何“慕道”,说太学诸生应专心学习,嘉许马生“善学”,及“道为学之难”以送马生等,由己及人,自始至终,无一不从“学”字着笔。写自己过去生活的清苦,今日太学条件的优越,仍然围绕着“学”字来写,只是角度不同。作者自述学习勤奋,勇于克服困难,是为现身说法,阐明主观努力的重要性,使马生从作者的经历中懂得学习必须“勤且艰”的道理。列举太学的生活、师资、设备等方面的情况,是为了说明客观条件的优越有利于主观能动性的发挥,让马生认识到应该珍惜已有的条件,像作者那样专心求学,做到业精德成。这样将与学习有关的道理,通过具体事例与实际情况的叙述,从不同角度加以说明,使马生和读者都能从作者娓娓动听的叙述中受到启发,悟出怎样为学的道理。

  二、概叙与细叙相结合。本文以记叙为主,记叙有概叙与细叙之分。作者通过概叙,对自己幼年以至成年刻苦学习的过程与全貌,做了粗线条的叙述;通过细叙,对典型材料、具体环境加以生动、细致的展开。两者结合,使叙述有点有面,既能使读者对作者艰苦学习的情况有整体的认识,又能对其中重点“细节”获得深刻的印象。如细叙“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能屈伸,弗之怠”这一“细节”,将作者长期“手自笔录,计日以还”的辛勤具体地反映出来。又如“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久而乃和”这段细叙,将“尝趋百里外”从师途中的环境与艰辛反映得很为生动。再如“先达……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听;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这段细叙,将“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时的尊师的神态和顽强学习的心理,真实地表现出来。此外,如同写衣着,对同舍生细加叙述,与肖像描写几乎没有区别,对自己则只用“缊袍敝衣”四字加以概叙,而对自己当时的心理状态却又用了细叙的手法。两者相辅相成,既表现了作者家境的贫寒,生活的俭朴,也反映出他的志趣的高尚。

  三、对比方法的运用,是本文写法最明显的特点。主要将太学诸生学习条件的优越与作者自己过去学习时的艰苦进行对比;将自己从师时生活的俭朴与同舍生的奢华进行对比。注评时已分别说明,这里不重述。▲

参考资料:

1、 萧涤非,刘乃昌主编. 中国文学名篇鉴赏 文卷[M]. 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 2007.10.第350-351页

历史评价

  刘基曾评价宋濂的,送东的前五个自然段,从不同侧面,用多种表述手法,充分叙述和阐明了勤奋好学的重要性,以及应秉持的精神、态度。最后一个自然段,才简要说及题意:因为马生进见,又因为马生年轻善学,所以著文勉励马生。

  这种别具一格的文章结构布局,可以说是先“宾”后“主”。“宾”,着力叙事说理、笔墨酣畅,因而水到渠成,可以自然过渡到“主”——惜墨如金地点明题意。

  全文分三大部分,行文紧凑严密,前两部分是从对比中阐发主旨,后一部分扣紧赠序文体,说明写作意图。文章有情有理,不空谈,令人容易接受。第一部分是作者叙述自己的求学时期,如何不辞劳苦,不避艰险,不计客观条件,虚心求学的学生之首”,与高启、刘基并称为“明初诗文三大家”,刘基赞许他“当今文章第一”,四方学者称他为“太史公”。他自幼家境贫寒,但聪敏好学,曾受业于元末古文大家吴莱、柳贯、黄溍等。他一生刻苦学习,“自少至老,未尝一日去书卷,于学无所不通”。元朝末年,元顺帝曾召他为翰林院编修,他以奉养父母为由,辞不应召,修道著书.

  明初朱元璋称帝,宋濂就任江南儒学提举,为太子讲经。洪武二年(1369),奉命主修《元史》。累官至翰林院学士承旨、知制诰。洪武十年(1377),以年老辞官还乡。后阳马生序》可谓其散文中的佳作,体现了其长者之风、大家之范,其中之美值得细细品味。▲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您喜欢
古籍
经部
周易 易传 子夏易传
尚书 笠翁对韵 礼记
周礼 仪礼 大戴礼记
白虎通义 左传 吕氏春秋
公羊传 谷梁传 孝经
文昌孝经 论语 孟子
大学章句 中庸 尔雅 匡谬正俗
史部
史记 三国志 汉书
后汉书 明史 宋史
晋书 新唐书 旧唐书
隋书 元史 宋书
新五代史 魏书 旧五代史
周书 南史 北史
逸周书 金史 北齐书
梁书 辽史 陈书
南齐书 资治通鉴 续资治通鉴
大唐创业起居注 西夏书事 汉官六种
明季北略 明季南略 三朝北盟会编
过江七事 战国策 贞观政要
五代新说 靖康传信录 松漠纪闻
五代史阙文 奉天录 顺宗实录
九州春秋 平宋录 浮生六记
列女传 晏子春秋 十七史百将传
唐才子传 明儒学案 十六国春秋别传
高士传 英雄记 吴越春秋
越绝书 万历野获编 江南野史
徐霞客游记 东京梦华录 大唐西域记
洛阳伽蓝记 武林旧事 华阳国志
蛮书 佛国记 吴船录
都城纪胜 岭外代答 庐山记
通典 读通鉴论 史通
子部
菜根谭 增广贤文 三字经
荀子 弟子规 小窗幽记
围炉夜话 传习录 幼学琼林
国语 孔子家语 说苑
盐铁论 近思录 春秋繁露
帝范 潜夫论 三十六计
孙子兵法 素书 六韬
孙膑兵法 百战奇略 三略
将苑 吴子 尉缭子
司马法 太白阴经 乾坤大略
兵法二十四篇 李卫公问对 武经总要
练兵实纪 历代兵制 便宜十六策
虎钤经 投笔肤谈 何博士备论
翠微先生北征录 韩非子 管子
商君书 睡虎地秦墓竹简 慎子
扬子法言 折狱龟鉴 棠阴比事
邓析子 天工开物 齐民要术
农桑辑要 北山酒经 氾胜之书
黄帝内经 本草纲目 伤寒论
神农本草经 难经 千金方
金匮要略 奇经八脉考 濒湖脉学
药性歌括四百味 针灸大成 四圣心源
洗冤集录 食疗本草 饮膳正要
肘后备急方 扁鹊心书 医学源流论
温病条辨 三命通会 神相全编
撼龙经 渊海子平 葬书
滴天髓阐微 九章算术 天玉经
神峰通考 疑龙经 葬法倒杖
焦氏易林 李虚中命书 灵城精义
月波洞中记 棋经十三篇 古画品录
园冶 艺舟双楫 茶经
随园食单 书目答问 鬼谷子
千字文 罗织经 反经
百家姓 墨子 淮南子
智囊 梦溪笔谈 笑林广记
格言联璧 朱子家训 颜氏家训
论衡 夜航船 名贤集
陶庵梦忆 容斋随笔 人物志
公孙龙子 龙文鞭影 荣枯鉴
权谋残卷 清代名人轶事 老老恒言
困学纪闻 西京杂记 南越笔记
齐东野语 避暑录话 池北偶谈
风俗演义 尚书正义 太平御览
艺文类聚 山海经 世说新语
红楼梦 三国演义 聊斋志异
西游记 搜神记 水浒传
儒林外史 警世通言 太平广记
醒世恒言 阅微草堂笔记 封神演义
镜花缘 博物志 喻世明言
搜神后记 剪灯新话 东周列国志
初刻拍案惊奇 绿野仙踪 老残游记
二刻拍案惊奇 幽明录 官场现形记
后西游记 新齐谐 隋唐演义
东游记 三侠五义 唐传奇
济公全传 酉阳杂俎 孽海花
鬼神传 古今谭概 狄公案
十二楼 花月痕 雍正剑侠图
三刻拍案惊奇 穆天子传 北游记
三遂平妖传 常言道 海上花列传
夷坚志 南游记 何典
西汉演义 杨家将 绣云阁
南北史演义 说唐全传 女仙外史
儿女英雄传 荡寇志 韩湘子全传
雷峰塔奇传 前汉演义 岭表录异
龙城录 后汉演义 刘公案
李公案 说岳全传 朝野佥载
老残游记续集 大唐新语 河东记
小五义 南史演义 白牡丹
小八义 幻中游 独异志
薛刚反唐 宣室志 春秋配
唐摭言 林公案 海国春秋
北史演义 开辟演义 两晋演义
薛仁贵征东 隋唐两朝志传 残唐五代史演义
薛丁山征西 毛公案 金刚经
心经 了凡四训 六祖坛经
四十二章经 地藏经 楞严经
法华经 华严经 无量寿经
圆觉经 楞伽经 阿弥陀经
五灯会元 中说 知言
僧伽吒经 开元释教录 僧宝传
老子 庄子 阴符经
列子 抱朴子 黄帝四经
黄庭经 神仙传 太玄经
云笈七签 悟真篇 文子
老子想尔注 文始真经 亢仓子
尹文子 玉皇经 刘子
集部
冰鉴 曾国藩家书 幽梦影
呻吟语 日知录 西湖梦寻
龙川别志 伯牙琴 声律启蒙
文心雕龙 随园诗话 沧浪诗话
词源 训蒙骈句 诗人玉屑
牡丹亭 闲情偶寄 桃花扇 长生殿
形式